推广 热搜: GLOBAL  GCG1000  frp  CITI  125*2300  软件,源码,系统  Zmk-127  51-57-0;4-MMC;MDPV;MDMA;a-PVP;  金融  坤吉 

雪松信托董事会换届,特色金融能否将“中国嘉能可”推向快车道?

   日期:2019-09-25     浏览:5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雪松信托董事会换届,特色金融能否将中国嘉能可推向快车道?  9月24日,雪松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(原中江信托)发布董事会换

雪松信托董事会换届,特色金融能否将“中国嘉能可”推向快车道?

  9月24日,雪松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(原中江信托)发布董事会换届公告,新的董事会成员任职资格9月19日获江西银保监局核准并于9月23日完成工商变更登记。从公告看,雪松信托新的董事会将由6名董事和3名独立董事组成。

  原中江信托在管理上一直存在股东缺位的问题,本轮董事会换届后,新的管理层有望快速搭建完成,其特色金融发展方向将会加速发力。下一步,欲做“中国嘉能可”的雪松控股能否借特色金融羽翼驶向快车道,留待时间检验。

  变阵:完成换届

  对于此次换届,雪松信托相关负责人表示,由于上一届董事会任期已满,为提升公司治理水平,强化董事会、监事会的决策、监督职能,根据监管建议,雪松信托召开股东大会进行了董事会换届选举。近日,新的董事会成员任职资格获江西银保监局核准。

  从换届公告看,新董事会由“6+3”组成。6名非独立董事中,雪松控股推荐占5人,除此前已披露的董事长林伟龙外,陈晖、刘湖源、黄旭斌、李婵娟成为新一届董事;第二大股东江西金控推荐的蔡建城占一席。

  与上一届董事会只有一名独立董事相比,雪松信托新一届董事会独立董事扩至3人,提升了决策机制的客观性。公开信息显示,3名独立董事朱大旗、王华、徐枫均为资深学者。

  对于此次人事变更,市场并不意外。早在9月6日在面对媒体时,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就为雪松信托的人事架构调整埋下伏笔,“雪松信托的尽调报告已经出炉,整体情况已基本理顺,下一步主要是梳理经营的问题。”

  “雪松信托新的董事会构成体现大股东权益同时,维持了独立性,符合行业惯例。”一家大型券商信托研究员表示,平安信托的董事会构成也是“6+3”的结构,平安方推荐的占5人。而陕国投“5+3”、安信信托“3+3”的董事会结构中,除了3名非独立董事外,其余董事均为大股东推荐。

  走向:特色金融

  近期,外界对于雪松信托未来的真实走向存有疑虑。8月23日,雪松信托更名后的首单信托计划“鑫链1号”即开启了转型特色金融之路,聚焦供应链金融。

  然而,雪松信托随后发行的“鑫坤5号”,外界质疑颇多。其中最核心的质疑则是,项目材料显示募资资金的投向为中山“兰溪谷”项目,但该项目地块目前的楼盘名为“雪松君华-天汇”,楼盘的宣传材料上也多次出现了雪松控股,“自融”的帽子似乎已扣定在雪松信托的头上。

  张劲对此也做出了回应。“中山‘兰溪谷’的项目,出于归集资金的考虑,雪松控股去年就转让出去了。”张劲表示,由于雪松在中山品Pai优势很强,项目转让后受让者要求雪松做品Pai输出,这在地产行业是通用的做法,也是目前“兰溪谷”项目沿用“雪松君华-天汇”名称的原因。

  外界的误解也未影响雪松信托做大供应链金融、产业链金融的决心,在张劲的规划中,这正是雪松信托的特色所在。

  今年4月22日,雪松控股受让中江信托71.3005%股权完成了工商注册变更登记,正式成为中江信托的第一大股东。在同日举行的投资者恳谈会上,张劲表示,将在9个月内解决逾期项目问题。同时,张劲也给尚未更名的中江信托未来业务方向下了明确定义:走特色金融之路,做联通雪松上下游的供应链金融。

  大金所和雪松信托发行的新产品都紧扣供应链金融这条主线。8月23日,“雪松信托?鑫链1号”正式成立。雪松信托公开资料显示,“鑫链1号”底层资产为大宗商品供应链上下游企业,融资人以及应收账款债务人的控股股东均为大型央企、国企。业内接近雪松信托人士认为,“鑫链1号”有助于帮助供应链的上游企业盘活沉淀的资源,比如企业的应收账款和存货,下游中小企业自然也就有了活水,使整个供应链能够运转顺畅。

  上述关注雪松信托的业内人士表示,“董事会的顺利换届体现了监管的态度,雪松信托此前已发布了数款供应链金融产品,董事会换届后新的管理层有望快速搭建完成,其特色金融方向肯定会加速发力。”

  据悉,本月,雪松信托再度发布了“长青12号”“长青13号”两款供应链金融产品,助力中小企业解决融资难、融资贵的问题。

  愿景:“中国嘉能可”

  当然“特色金融”只是个小目标,雪松信托除了能够发挥和利用雪松控股自身产业特点和优势以外,还有一个更宏大的目标:帮助张劲实现“中国嘉能可”的梦想。

  中国在国际大宗商品贸易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。数据显示,我国大宗商品总消费量约占全球18.7%,消费量占全球比重超过40%的大宗商品有8个,包括铁矿石、稀土、PTA、煤炭、甲醇、精炼铜、原铝、棉花等。

  但由于国内矿产资源相对匮乏,且在该领域缺乏头部企业引领,中国在大宗商品国际市场的议价能力长期处于弱势地位,亟需一批大宗商品龙头企业“走出去”,开拓全球大宗商品产业布局,解决中国制造业的原料需求,争取大宗商品国际定价权。

  据雪松方面介绍,决定定价权的两大核心要素是上游资源+金融服务。大宗商品领域的巨头嘉能可,控制了大量的上游资源,在全球拥有100多座矿山,同时拥有良好的大宗商品业务结构,自产与贸易双轮驱动,配备完善的物流运输体系及金融服务能力,在大宗商品领域拥有相当大的定价权,为其业务发展形成了良好的支撑。

  一个最新的例子是,今年8月,嘉能可对外宣布将于2019年年底逐步结束位于刚果(金)的全球第一大钴矿、全球重要的铜矿之一Mutanda矿的生产,钴价立即大幅反弹。Mutanda矿产钴2.73万吨,占全球供应链20.8%。

  雪松目前所处的阶段与上世纪90年代的嘉能可非常相似。而当时的嘉能可就是通过金融助推,实现了飞速跨越的发展。

  在大宗商品领域,嘉能可是全球最大的贸易商和生产商之一,在最新的2019年世界500强榜单上,嘉能可以2197.5亿美元的营收高居第16位,营收为雪松的5倍以上。

  和嘉能可相比,雪松在金融领域的不足十分明显,在布局上游矿产资源的同时,2018年以来,雪松通过收购迅速获取金融资源,以补上短板。而鉴于海内外的融资环境和便利度有着巨大差异,只有拿下主流金融Pai照,雪松才能获得类似于嘉能可的金融服务能力。

  底气:掌握上下游全链条

  为何耗百亿巨资收购一家信托公司,9月6日张劲再次强调其商业逻辑,“雪松要做‘中国嘉能可’,光有供应链没有金融的支撑,产业很难做大,也不可能做成。”

  张劲对供应链金融、产业链金融的“偏爱”和信心源于其在大宗商品领域近20年的深厚积累。目前,雪松已实现有色、黑色、化工、能源等大宗商品品种的全覆盖,并在全球范围内拥有较为丰富的金、铜、铁、煤等矿产资源,做供应链金融有其得天独厚的优势。

  而在对供应链上下游的把控上,雪松也有其独特的优势。公开资料显示,雪松大宗商品供应链集团的上游供应商包括中石化、中国铝业、淡水河谷、必和必拓、力拓、嘉能可、智利国家铜业公司(Codelco)等国内外巨头;同时,雪松大宗是紫金矿业、云南铜业、昆明铜业等大型国内冶炼企业在华南的最大分销渠道,也是华南地区最大的铜产品提供商;而在下游,雪松大宗则拥有大批稳定的终端客户:如天津大无缝铜材,江铜华北、广东电网等。

  张劲表示,在供应链中,真正掌控全链条的是核心企业,未来雪松的供应链上下游企业要扩展到上万家。像雪松这样的核心企业才有可能通过供应链金融,一方面获得上下游的收益,一方面赚取利息收入。

  在大宗商品供应链业务利润率下滑的当下,雪松控股也急需找到新的突破口,而金融服务能力正是张劲急需获得的关键能力。“因为有了信托Pai照,雪松控股就有了更多手段来服务我们的客户。在跟竞争对手竞争时,雪松控股的筹码比别人多得多。”张劲说。


(责任编辑:小貔貅信托产品库https://www.pixiuvip.com/trust/)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0相关评论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VIP升级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